首页 >> 第二十届深圳

在线幸运飞船计划: 第1259章:记起了,就是痛苦的开始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第1259章:记起了,就是痛苦的开始“你,”夏初初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紧张了,“慕迟曜,你什么意思啊。

”“说不定,厉衍瑾会找来。

”慕迟曜慢悠悠的说道。

夏初初更加紧张了:“不……不是吧?”“我说了,拭目以待。 ”“哎,你怎么觉得他会来找我啊?为什么啊?你从哪看出来的啊?慕迟曜,你真有这么神啊?”慕迟曜慢悠悠的说道:“从你刚刚一连问我三四个问题就可以知道,你心里是有底的,你也觉得厉衍瑾会来找你的。 ”夏初初一咯噔,连话都不敢说了。 她怕自己再多说一句,又被慕迟曜看出什么来了。

天啊,慕迟曜也太可怕了吧,他会读心术啊!难怪以前安希喜欢他的时候,那么要死要活的,跟这么一个男人在一起,分分钟被看穿。 根本一点秘密都没有嘛!是的。 其实她一直就有在想,小舅舅会不会按捺不住,等不了一个星期,直接上年华别墅,来把她给抓回去。 她从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,就在担心会有这样的一天了。

“来找你,你就跟他回去,你难道还想赖着不走?”慕迟曜的语气依然悠闲,“你要是死活都不肯回去,那才叫有鬼。

”夏初初咬着筷子,咽了咽口水。 吃完晚饭,她就拉着安希上楼,去整理接下来这一个星期,她要穿的衣服了。 主要是,夏初初也想避开慕迟曜。

他总是和安希形影不离的,她说什么,他都会听到,然后又用他那聪明绝顶的脑袋开始分析。

夏初初才不希望这样,她得和安希说点悄悄话。

一边上楼,夏初初一边往回看,确定慕迟曜没有跟上来,也没有在她周围,而且安安分分的待在楼下,这才松了口气。

得,自由了。

“安希。 ”夏初初问,“今晚,你还是得和慕迟曜睡吧?”“是,我现在有点认床了,而且,我大着肚子……很多事情也不方便,所以还是不和你睡,免得影响到你。

”“我能有什么好影响的,是不是慕迟曜不让你和我睡啊?我抢了他老婆,他不爽是吧?”也不知道为什么,夏初初说完之后,看见安希的脸竟然有些微微的红。 夏初初一向都是心直口快的,也就说了出来:“咦……好端端的,你脸红什么啊?”言安希摇摇头:“没什么,可能是走廊有点热吧,这边,你别走岔了……我第一次来的时候,还在二楼迷路了,丢脸吧?”言安希把话题给绕开了。

她怎么好意思去告诉夏初初,她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本去和夏初初睡一晚上啊!她不仅要说服慕迟曜,她还得哄好慕迟曜,给他相应的安慰。 真的睡不起啊!夏初初也是神经大条,言安希话题一转,她也就顺势跟着转了。 “啊,你这么笨,在这里也能迷路?哎,慕迟曜可能就是喜欢你这股傻傻的劲吧。

”言安希拉着夏初初去了主卧,又把她带进了衣帽间。 她跟慕迟曜的衣帽间是混着的,有男有女,看起来特别的温馨。 夏初初看了两眼:“怎么男人的衣帽间都是这样,一排衬衫,一排西装,然后手表啊皮带什么的。

”言安希走到自己的衣柜前,手还没伸过去开衣柜门呢,肚子倒是先顶到门了。

夏初初赶紧走了过来:“你去一边站着,我来吧,你说哪件,我拿,你接着。

”言安希开始指挥她。

两个人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 “初初,你跟我总能说实话吧,你在厉家,是不是出什么事了,所以你才会来这里待一个星期?”“怎么了,安希,你不欢迎我?”“不要说这些啦,我认真的,别开玩笑。 哎,这件,挺适合你的,哪天我们穿着一起去逛街,我有两条一模一样的,就是颜色不一样,慕迟曜说好看,就两个色一起买了。 ”“我……”夏初初翻着衣柜,“哎,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想说的时候呢,你又不在身边。

现在我都平静了,又说这些的话,情绪又会再次激动。

”“是关于厉衍瑾吗?”“嗯,除了小舅舅,其他的人,哪里能让我这样。 ”言安希问道:“你和顾炎彬……没什么来往了吧?”“没了,偶尔会不可避免的遇见,或者有什么事见见。

”“迟曜跟我说,顾炎彬不是什么好人,心眼挺多的,你还是要远离他一些。 ”“我早看出来了。

但是有什么办法呢?好在现在,我终于是一个半自由的人了。 ”夏初初说着,回过头来,看着言安希:“我是觉得我这辈子,再也不可能得到真爱了。 ”她眼眶微微有些发红。

一个人一辈子,再也不会遇到爱情了,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!言安希伸出手去,摸了摸她的脸:“未来还有很长很长,不要轻易下结论。

你看我,初初,看看我,你会有动力的。 ”当初她和慕迟曜,也以为是走上绝路了,再也不会有交集了。

但是结果呢?命运无常,真的很难琢磨透彻。 “你和我的情况不一样。 ”夏初初回答,“你和慕迟曜,只要真心相爱,两情相悦,有一方又愿意低下头来妥协的话,完全是可以在一起的。 但是我……”言安希也跟着叹了口气:“其实早在你跟顾炎彬结婚之前,我就跟迟曜说,即使你和厉衍瑾,碍于血缘关系不能在一起,但是,住在一起,长相厮守,过完这辈子,也算是一件幸事了。

”“谁知道小舅舅突然忘记了我,是吧?”“是啊……现在,你是希望他记起,但是又不希望他记起吧。

”“还是不要记起吧,记起了,就是痛苦的开始。 ”夏初初关上衣柜,扶着言安希的手臂,慢慢的往外走。

这一个星期,她能躲到什么时候再说吧,希望小舅舅不要来找她。

言安希带着夏初初去了客房,把衣服整齐的挂好,两个人又坐在一起,继续聊天。 夏初初说道:“感觉这阵子我的身体都不正常了,大姨妈都不来看我了,是不是有什么病啊……”。

标签:第二十届深圳,松江平安证券,qz8视频